中國品牌日:寧夏品牌發布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雜志 > 專欄作家
周宏春——打造數字經濟新引擎
來源:《中國商界》雜志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1-07 10:32:18    點擊數:

周宏春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研究部室主任.jpg

周宏春  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、副巡視員,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;從事資源、環境、可持續發展等領域的產業和政策研究

  當今世界,信息化、數字化、智能化等新理念層出不窮,數字經濟尤其吸引眼球。事實上,信息、數據運用由來已久:“有朋自遠方來”樂在信息交流,繩結記時、沙漏計時屬于數字運用范疇。而今,隨著ICT的發展,數據成為戰略性資源,信息產業成為戰略性新興產業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以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蓬勃發展,對各國經濟發展、社會進步、人民生活帶來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。

  數字經濟促進經濟轉型升級

  數字經濟,通過大數據(數字的知識與信息)識別-選擇-過濾-存儲-使用,實現了資源優化配置;運用互聯網-云計算-物聯網-區塊鏈等技術,人們處理數據的數量、質量和速度能力不斷提高,促進經濟由工業經濟向信息經濟、知識經濟和智慧經濟升級。

  數字經濟可以改變經濟模式,提升用戶體驗。數字經濟的發展為人們的學習、工作和生活帶來極大便利,提升了企業生產、運營、制造、銷售效率,拉升了產業鏈競爭力,推動了生產力發展。

  大數據是基礎,信息化是平臺。信息化包括信息技術產業化、傳統產業信息化、基礎設施信息化、生產生活方式信息化,信息生產和應用是關鍵。信息生產要求發展信息技術及其產業,既涉及微電子、通信器材和設施、計算機軟硬件、網絡設備制造,又涉及信息和數據采集、處理、存儲等領域。信息技術還可用于改造提升農業、工業、服務業。

  大數據,是“21世紀的石油和鉆石”。20世紀90年代后期,世界經濟年均增長率為3%左右,信息技術及相關產業是經濟增長速度的2-3倍。美國抓住數字革命機遇,創造了較長時間的經濟繁榮。歐洲、日本等國緊隨其后,信息技術與創新成為經濟增長的驅動力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,“數字中國”、分享經濟活力四射,數字產業化、產業數字化發展迅猛,數字經濟呈現出規模大、增速快、動力強、結構優等特征。

  來自工信部的數據顯示,2018年,我國數字經濟超過31萬億元,占GDP比重達34.8%,促進了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。

  數字經濟的特性

  極高的滲透性。隨著信息、通訊、網絡技術的快速發展,信息服務業迅速向一二產業滲透,三大產業之間的界限模糊了,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態勢迅速形成。

  降低了交易成本。數字經濟打通了生產者與消費者的聯系。隨著網絡的發展,經濟組織呈現出扁平化態勢,生產者與消費者可以在網絡上進行直接溝通,提高了效率。

  具有邊際效益遞增性。數字經濟與知識經濟雷同;知識不會因一個人的使用而貶值,但它卻有著邊際效益遞增的特點,表現在數字經濟上是積累的、增值的,且邊際交易成本遞減趨零。

  有利于可持續發展。數字經濟可有效杜絕傳統產業對自然資源、能源的過度消耗,以及對環境的污染、生態的破壞,有利于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。

  數字經濟受三大定律支配。一是梅特卡夫法則:數字經濟價值是網絡節點數的平方,表現為聯網的電腦越多,每臺電腦獲得的價值越大。二是摩爾定律:計算機芯片處理能力18個月即翻一番、價格減半?;ヂ摼W突破了空間界限,地球村成為“現實”;突破了時間的束縛,信息傳輸、經濟往來在瞬間即可完成。三是達維多定律:進入市場的第一代產品自動獲得50%的市場份額,企業必須第一個淘汰自己的產品,出現“強者更強,弱者更弱”的“贏家通吃”局面,符合“馬太效應”。

  數字經濟發展將出現以下趨勢:

  趨勢之一:速度成為競爭制勝關鍵。數字經濟是一種速度經濟。隨著消費者需求和競爭對手的變化,產品與服務的更新周期越來越短。這就要求企業以最快的速度應對、制定實施新的戰略,并加以動態調整。迅速應對和動態調整要求企業建設“數字神經”平臺。

  趨勢之二:跨界合作成為必然。企業必須通過資源整合來發揮核心優勢。規模經濟的要求、新產品研發的投入風險,迫使企業尋求更多的合作方式以分擔成本、共享效益?;ヂ摼W技術極大降低了溝通成本,既可發揮大企業的優勢,又兼具小企業的靈活性,從而形成合作共贏的局面。

  趨勢三:在信息技術沖擊下,行業斷層、價值鏈重構、供應鏈管理導致各行各業重新洗牌、游戲規則改變。隨著中間環節的消失,企業必須做出抉擇:進入價值鏈上下游或主動利用數字化應對價值鏈重構、或增加客戶黏性、或重組優化供應商。

  趨勢四:大規模量身定制成為可能。在傳統經濟中,商品、服務的多樣性與規?;且粚γ?。大眾商品“一個模子”,而定制商品只供少數人享用,而數字技術則可以改變這一格局。企業以極低的成本收集、分析客戶需求,通過靈活、柔性生產定制。韓都衣舍就是典型案例。

  打造數字經濟新引擎

  對于后發國家而言,數字經濟是“千載難逢”的良機;可以利用后發優勢,縮小與先發國家的數字鴻溝、提高生產力水平和綜合競爭力。與工業化相比,信息化更易追趕,設施投資需求更小、學習成本更低,并可獲得知識的共享性和技術的外溢性。

  我國數字經濟發展雖取得了較大成就,但也面臨著一些挑戰。一是企業數字化水平較低,網絡化、智能化基礎薄弱,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突出。二是缺乏數字產品和數字化綜合性解決方案。信息技術和基礎設施滯后意味著發展空間廣闊。一旦出現突破,將帶來技術、經濟和產業格局的重大改觀,甚至萌發新的產業革命。

  加快數據保護立法,研究收集什么數據、如何收集數據、誰利用數據、做什么用途等大數據使用規則,明確采集權、分析權、儲存權、使用權;在數據與實體經濟融合中,明確所有權、使用權、管理權、分配權、消費權;在數字經濟活動中,要評估數據資產價值,確定征稅、股權配置、收益分配等問題。

  未來,我們要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,加大技術創新和產業化力度,發揮人才優勢,加快推進數字產業化、產業數字化,推動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,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打造新引擎。

《中國商界》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? 2019 zgsjc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未經中國商界雜志社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法律顧問: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 吳志軍律師
聯系電話:010-83127815 83128932 有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熱線:40006 21315 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辦公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廣安門內大街報國寺1號 郵編:100053
《中國商界》雜志 國內統一刊號:CN11-3654/F 國際標準刊號:ISSN 1006-7833 郵發代號:82-700

京ICP證 13009492號

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599號



大学毕业后只想着赚钱